国际人道主义援助:Where? Who? How?

作者:鲍杰夫

国际人道主义援助资金源自何处?流向何方?主要的国际人道主义机构有哪些?又面临哪些挑战?

全文共2330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联合国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将有2.74亿人因为自然灾害、战争或冲突面临人道主义危机,其中的1.83亿人亟需人道主义援助。这一数字较上年大幅上升17%并达到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联合国及其合作伙伴亟需筹集410亿美元才能解决1.83亿人的紧急人道主义需求。

国际人道主义援助资金源自何处?

政府赠款是全球人道主义援助资金的主要来源。2019年,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OECD DAC)三十个成员国共捐资179亿美元用于人道主义援助,占相关国家当年官方发展援助总额的12.8%。2019年,美国、土耳其和英国的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捐资分别为93亿美元,76亿美元和24亿美元,位列OECD DAC前三大人道主义援助提供国。

个人、企业、基金会等非官方捐资为国际人道主义行动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支持。2019年,非官方人道主义捐资达到6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9%。其中,个人捐款是非官方人道主义资金的最大来源。2019年,全球个人人道主义捐款达到50亿美元,占非官方资金总额的74%;红十字会和基金会的人道主义捐款总额分别为3.91亿美元和5.13亿美元,占非官方援助总额的6%和8%;来自企业的人道主义捐资则占非官方资金总额的5%左右。

(pixabay/图)

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流向何方?

 全球近60%的人道主义需求集中在中东、北非和非洲中西部。近年来,亚洲的人道主义需求急剧上升,而2月24日爆发的俄乌冲突或引发本世纪欧洲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

新冠疫情导致全球更多的国家出现了人道主义援助需求。2020年,全球共有112个国家获得500万美元以上的人道主义援助。大量人道主义援助集中在少数国家。2020年,叙利亚取代也门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道主义援助流入国。当年,全球57%的人道主义援助资金流入叙利亚、也门、黎巴嫩、南苏丹、刚果(金)等10个国家,另有32%的人道主义援助资金流入接下来的另十个国家。

主要国际人道主义机构有哪些?

 2020年,全球有117位人道主义工作人员遇难,242人受伤,125人被绑架。包括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在内的人道主义机构工作人员冒着巨大危险,在战争和冲突等全球最危险的地方提供人道主义服务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是全球最大的人道主义组织和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WFP致力于抗击饥饿,提供紧急粮食援助并支持社区改善营养状况。WFP在80多个国家工作,每年约向8000万人提供援助。WFP三分之二的工作在受冲突影响的国家开展。

联合国难民署(UNHCR)致力于拯救生命,保护权利,为难民、流离失所者和无国籍人士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曾两次获诺贝尔和平奖。UNHCR领导和协调国际行动,努力确保难民可以选择在另一个国家寻求庇护和避难,自愿返回家园,融入当地或在第三国定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通过长期援助和紧急援助拯救儿童生命,捍卫儿童权利,并帮助他们发挥潜力。UNICEF在全球最恶劣的环境和紧急情况下为儿童提供水、环境卫生和卫生(WASH)、营养、教育、疫苗接种、保护等紧急援助和服务。2018年,UNICEF在90个国家应对了285起紧急情况。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义网络,致力于救灾,健康培训等紧急工作,提供水,食物和医疗用品等必需品,以满足弱势群体的人道主义需求并改善他们的生活。IFRC支持超过192个国家当地红十字与红新月行动,发动近1400万名志愿者,每年为约1.6亿人提供人道主义服务。

国际救助贫困组织(CARE)是致力于消除贫困、紧急救援,粮食安全、气候变化和妇女权利的全球非政府组织。CARE在自然灾害、战争、冲突等紧急情况下提供紧急卫生服务,应对饥饿的挑战,并支持女性领导力。2020年,CARE在全球104个国家开展工作,实施了1349个扶贫发展和人道主义援助项目,约覆盖9000万人。

无国界医生(MSF)是独立的国际人道主义医疗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致力于为受武装冲突、流行疾病和自然灾害影响,以及无法获得医疗支持的人提供紧急医疗援助,MSF核心工作是为受武装冲突影响的人提供紧急医疗救援。全球数以万计的医疗、后勤和管理专业人士通过MSF投身人道主义紧急救援工作。MSF在全球70多个国家工作。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召集和协调不同人道主义援助机构的人道主义响应行动,扩大人道主义行动范围并减少重复,确保最需要帮助的人获得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OCHA与合作伙伴通过协调、宣传、政策、信息管理和人道主义融资工具和服务,推动更为高效的人道主义紧急响应。

(pixabay/图)

国际人道主义援助面临哪些挑战?

人道主义援助在冲突、战争和自然灾害中帮助人们逃离疾病、饥荒和死亡,然而人道主义援助本身也面临多重挑战。
一是全球人道主义需求规模与可用资源间的差距不断扩大。一方面,全球各地冲突增多,部分冲突时间拉长,气候变化导致更多极端天气,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多重因素加总导致全球人道主义需求的规模不断扩大。另一方面,捐助国政府的国际人道主义援助资金相对稳定,一些国家的预算还出现下降。2021年,全球部分主要人道主义危机获得的资金还不足其人道主义需求的一半。

二是捐助方驱动和媒体关注影响资金流向。由于全球人道主义需求规模远大于人道主义援助资源,捐助国政府的关注和媒体宣传对人道主义危机能否获得援助资金有重要影响。如果某个人道主义危机未出现在捐助国的政治议程或主流新闻媒体上,官方和非官方资金支持就会迅速流向其它更受关注的人道主义危机。一些旷日持久的冲突获得的政治或媒体关注一旦减少,将引发更加复杂的粮食、卫生危机等人道主义挑战。

三是人道主义协调有待加强。随着更多的新兴经济体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加入,人道主义援助的参与方数量持续增加。这一变化带来了更多的资源支持,也使协调人道主义援助变得更加复杂。冲突、战争和灾害期间,人道主义需求在短期内迅速爆发并持续发生变化,大量捐助机构和实施机构在短时间内涌入,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瘫痪进一步加大协调的难度。科学有效的协调、沟通和管理人道主义援助信息仍是一个巨大挑战。

版权所有,引用请注明出处。

参考资料

https://msf-crash.org/en/publications/war-and-humanitarianism/war-and-humanitarian-aid

https://www.wfp.org/humanitarian-support-and-services

https://www.unicef.org/syria/reports/wash-section-facts-and-figures

https://syria.un.org/en/137875-2021-humanitarian-needs-overview-syrian-arab-republic

https://wrc.washcluster.net/sites/default/files/2019-11/WASH%20Coordination%20in%20Humanitarian%20Response_DOC%20FORMAT.pdf

https://www.who.int/health-cluster/resources/publications/hc-guide/HC-Guides-chapter-1.pdf

https://www.wfp.org/countries/afghanistan

https://www.wfp.org/conflict-and-hunger

https://www.oecd.org/derec/50189439.pdf

https://www.un.org/en/our-work/deliver-humanitarian-aid

https://www.unocha.org/sites/dms/Documents/Coordination%20to%20Save%20Lives%20History%20and%20Emerging%20Challenges.pdf

https://www.unhcr.org/mid-year-trends

https://humanitariangrandchallenge.org/grand-challenges-in-humanitarian-aid/

往期回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