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PK拜登:2020美国总统大选的发展视角

(pixabay/图)

作者:曾璐

距美国总统大选只剩一周时间,特朗普和拜登的选战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传统上美国总统大选很少涉及国际发展相关的议题,然而新冠疫情、全球卫生和气候变化等国际发展议题在今年的总统竞选辩论中受到广泛关注,大选结果也将对美国乃至全球未来的国际发展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全文共1768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对外援助国和多边规则的主要制定方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和最大的对外援助提供国。2019年,美国官方发展援助总额为392亿美元,比位居第二的德国高出45%。美国也是二战以后多边国际秩序规则的主要制定方,在国际发展合作体系中发挥重要影响。

特朗普对美国对外援助造成负面影响

特朗普政府重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建立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DFC)和发起赋权妇女项目等举措获得广泛支持,与此同时,特朗普对美国对外援助乃至国际发展造成了广泛的负面影响。

特朗普将发展援助与国家安全和经济增长挂钩,影响美国对外援助的有效性。特朗普政府三次提出削减援助预算,两次取消国会对外援助拨款;出于政治动机调整某些国家的援助规模,并以援助换取一些国家和机构支持美国利益,这些做法凸显特朗普优先考虑美国的商业和战略利益,无视发展结果和影响。

特朗普政府退出多边机构,导致美国国际影响力缩水。特朗普政府企图大幅削减对联合国的资助;退出《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等多边协定和联合国机构;并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之际,攻击并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放弃了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的基本规则。

特朗普攻击和退出联合国机构,也对全球治理体系造成负面影响。多边机构是国家间国际合作的重要平台,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导致国际合作出现倒退,全球力量日益分裂。

特朗普主张援助为“美国优先”服务

如连任成功,特朗普政府将继续推行对外援助为“美国优先”战略服务,具体包括:

  • 摒弃多边主义。特朗普认为多边组织效率低下,无法为美国利益服务。美国今夏宣布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并签署退出协议,如成功连任,该协议将在特朗普第二个任期内正式生效。预计特朗普在第二个任期内还将继续主张缩减对国际组织的资助,并可能退出更多的联合国机构。
  • 将对外援助政治化。预计特朗普将继续利用援助向外国政府和国际机构施压,要求其采用有利于美国的政策。特朗普主张减少无益于美国的国际发展合作,可能继续推动削减对外援助预算。
  • 无视气候变化。特朗普带领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造成重大打击。特朗普任内撤回70多项环境和气候法规,特朗普如获连任,这一趋势预计将延续,或将导致美国到2035年前增加二氧化碳排放18亿吨,该增量将超过俄罗斯一年的排放量。

拜登重视美国承担国际发展领域的全球责任

如成功当选,拜登政府预计将把国际发展作为外交政策的重要支柱,大力推动美国在全球多边伙伴关系和重要国际发展议题上承担全球责任。这将包括:

  • 推动美国领导全球多边伙伴关系和重要国际发展议题。与其他国家合作,支持多边组织,重获盟友和国际社会对美国的信任和信心,共同应对全球挑战;重塑美国在国际发展领域的全球领导地位,从而促进美国的安全和繁荣。
  • 将气候变化置于发展政策的中心。拜登认为气候变化造成威胁,但也将创造绿色转型的机会,如当选,他将带领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并通过2万亿美元的计划,实现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并帮助低收入国家应对气候挑战。
  • 在全球卫生领域发挥领导力。拜登认为美国应帮助领导全球应对新冠疫情危机,重返世界卫生组织并为其提供充分支持,建立全球联盟以应对未来的全球卫生挑战,为美国在全球卫生安全领域保持持续领导力奠定基础。

特朗普和拜登的分歧体现美国社会的分裂

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做法呼应了美国政坛孤立主义的传统,也回应了部分美国民众认为参与国际事务成为美国的负担、全球化带来损失的观点。

拜登关于美国在国际发展领域承担全球责任的主张则更符合二战后美国外交政策的传统。与历任美国总统的做法一脉相承,重视把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多边主义作为建立“基于规则的秩序”的重要工具。

“美国优先”和“承担全球责任”孰胜孰负,我们将持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国际发展观察”。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评论 (2)

  • Moonlight| 2020年12月11日

    基本见分晓了

  • Petite Ali| 2020年12月13日

    这个角度有新意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