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援助“模范生”开倒车?瑞典国际发展新政策喜忧参半

作者:Julia Sun; 首发:NGO观察

长期以来,瑞典被一些人视为发展合作的模范国家,瑞典也是发展有效性、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的大力倡导者。11月8日,新政府上台后公布的第一份预算提高了整体支出,但国际发展援助预算受到削减,这意味着什么?

全文共3689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今年9月,瑞典中右翼温和联合党、基督教民主党和自由党赢得大选并组建少数派政府。10月,瑞典新首相瑞克里斯特松公布新一届内阁名单并发布施政报告。克里斯特松表示,新政府必须在打击犯罪、促进经济增长、保障能源供应安全和加入北约等方面做出快速反应。

11月8日,新政府上台后公布的第一份预算提高了整体支出,但国际发展援助预算受到削减。瑞典新政府计划2023年将国际发展预算下调73亿克朗(约6.73亿美元),并在2024年进一步减少22亿克朗(约2.1亿美元)。与上届左翼政府的预算相比,新政府的发展援助预算下降约15%,意味着瑞典新政府不再将国民总收入(GNI)1%作为对外援助支出目标。

瑞典是OECD DAC第八大援助国


瑞典是经合组织发援会(OECD DAC)第八大捐助国。2021年,瑞典的官方发展援助(ODA)为59亿美元(当前价格),占国民总收入的0.92%。自1975年起,瑞典官方发展援助支出在国民总收入中的占比超过联合国0.7%的目标。自2008年以来,瑞典一直保持将国民总收入的1%左右用于官方发展援助的长期承诺。上届政府2022年官方发展援助预算为574亿瑞典克朗(约62亿美元),较2021年增加10%。


瑞典对外援助关注人权,民主和法治、性别平等、环境和气候变化、和平与安全、包容性经济发展、移民和发展、健康公平和教育和研究八个重点领域。

新发展政策有何积极因素?

加强瑞典官方发展援助(ODA)预算的可预测性。自2008年以来,瑞典政府官方发展援助支出一直保持在国民总收入的1%左右。新政府的官方发展援助预算将不再与GNI的比例挂钩,而是转向设定三年预算期的固定预算金额。


这种做法一方面加大援助支出的可预测性,并使外交部和瑞典国际发展合作署(Sida)能够更为可靠地规划中期支出和项目。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援助规模下行的风险,如果援助支出不再与国民总收入比例挂钩,官方发展援助总预算或面临进一步削减的风险。


减贫成为瑞典发展政策的关键目标。有迹象显示,新政府打算将减贫置于发展政策的中心。此举一定程度上表明瑞典新政府打算继续大力倡导“不让任何人掉队”这一承诺。


经合组织发援会最近对瑞典的同行评审肯定了瑞典将63%的双边官方发展援助用于最不发达国家的做法,这一比例远高于发援会成员国39%的平均水平。同行评议也对瑞典国际发展署采用多维贫困的方法界定和解决所有形式的贫困表示肯定。虽然人们对如何实现减贫存在疑问,但将减贫作为官方发展援助的关键目标无疑释放出积极信号。

新发展政策面临哪些争议?

新冠疫情给全球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俄乌冲突更是对欧洲的人道主义形势和地缘政治产生深远影响,导致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迫在眉睫。在如此巨大的挑战下,长期提供大量人道主义援助的瑞典削减援助预算令人尤为遗憾。


新政府计划减少对联合国等多边机构的资金支持,转而优先考虑与民间社会组织合作。瑞典多年来在推动多边机构提高有效性方面做出了出色努力。新政府虽然仍将联合国改革作为优先事项,但减少对多边机构的资金支持可能与这一目标相悖。


此外,由于“腐败风险较低”转而注重支持民间社会组织的方式用心良苦,但也可能影响伙伴国脆弱的公共机构。2019年经合组织发援会对瑞典发展合作的同行审议认为:瑞典是民间社会组织“有价值、长期的合作伙伴”,但瑞典在与发展中国家政府合作并利用政府系统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新发展政策将带来哪些不确定因素?

瑞典宣布不再奉行“女权主义外交政策”。2014年,前外交部长玛戈·瓦尔斯特伦(Margot Wallström)首次提出将性别平等视角应用于外交政策并被广泛使用。瑞典新任国际发展部国务秘书戴安娜-扬斯(Diana Janse)认为,推动和实施女权主义外交政策既昂贵又耗时,成果亦不甚明显。


然而,近十年来的许多实施经验证明,女权主义外交政策的成本未必很高,且德国、加拿大等国家也在实施这一政策。瑞典放弃“女权主义外交政策”似乎只是象征性的做法,而在实践中仍将致力于实现社会性别平等。

哪些领域将受援助预算削减影响尚未明确。新政府提出的“改革议程将注重长期、透明和效率”在实践中的含义尚未明确。未来几个月,新政府将需要考虑如何在“做正确的事”和“以正确的方式做事”之间取得平衡。2023年,瑞典将接替瑞士成为全球有效发展合作伙伴关系(GPEDC)的联合主席国,对新政府而言,这是展示瑞典有效援助支出和发展有效性方面国际领导力的重要机会。


长期以来,瑞典被一些人视为发展合作的模范国家,瑞典也是发展有效性、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的大力倡导者。随着新政府政策的出台和落地,瑞典未来将在多大程度上偏离上几届政府在发展合作领域的做法将有待时间来回答。希望瑞典通过更深入的伙伴关系,支持贫穷人口获得更好的机会,并继续加强对全球发展合作的倡导。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nationalnews.com/world/europe/2022/11/08/sweden-cuts-international-aid-budget-but-raises-overall-spending/https://donortracker.org/country/swedenhttps://cgdev.org/blog/end-aid-superpower-what-make-swedens-new-development-policyhttps://www.oecd-ilibrary.org/sites/9f83244b-en/1/2/1/index.html?itemId=/content/publication/9f83244b-en&_csp_=1631568e088e7284b7d5562d1f35cb52&itemIGO=oecd&itemContentType=bookhttps://www.international.gc.ca/world-monde/issues_development-enjeux_developpement/priorities-priorites/policy-politique.aspx?lang=eng

往期回顾

版权所有,引用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