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斯克与世界粮食计划署“掐架”说起

作者:Julia Sun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和联合国粮食计划署之间的“掐架”引起热议。马斯克对慈善捐助抱何态度?WFP解决全球饥饿问题是否卓有成效?

全文共2834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呼吁马斯克捐资

上月,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超越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成为世界首富。联合国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简称 WFP)执行主任大卫·比斯利(David Beasley)在社交媒体发文祝贺马斯克,并称马斯克如捐出净资产的2%(即60亿美元),就可以帮助地球上4200万正在遭受饥饿的人。


马斯克随即回应,如果WFP能准确描述60亿美元将如何解决全球饥饿问题,他将马上出售特斯拉股票。本月2日,马斯克又在社交媒体上用中文发布了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此举被认为是对“逼捐”的反应,并引起热议。

WFP是何方神圣?

WFP是联合国负责粮食援助的专业机构,是全球最大的人道主义援助机构。WFP成立于1961年,由联合国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共同创办。WFP的使命为实现零饥饿和根除营养不良。2020年,WFP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表彰其“努力抗击饥饿”和“为改善冲突地区的条件方面所做的贡献”。


马斯克于2002 年成立马斯克基金会,但因未捐赠更多财富而被不断批评。马斯克承诺将至少一半财产捐赠给慈善机构。他最近宣布将捐资 1 亿美元支持一项旨在开发碳捕获技术的竞赛,并投入数百万美元用于其他慈善活动。马斯克基金会重点支持可再生能源、载人太空探索、儿科研究、科学和工程教育、人工智能造福人类等五个领域,与其商业版图部分相关。马斯克基金会的资助对象包括无国界医生组织等国际援助领域的非营利组织、世界脊柱护理等医疗保健组织,以及米尔曼天才儿童学校等。

各界对此次捐资呼吁有何反应?

一些专家对类似捐资呼吁能否影响亿万富翁的捐赠行为提出质疑。国际食品政策研究所(IFPRI)高级研究员大卫·拉伯德(David Laborde)认为,“将少数亿万富翁的财富与应对饥饿、饥荒的经常性需求进行比较意义不大。”


这场争论还进一步引发诸多讨论:社交媒体时代应如何吸引潜在的高净值捐赠方?人道主义机构的统计数字从何而来?资助方与接受资助组织之间如何进行问责?有效慈善中心(CEP)主席菲尔·布坎南(Phil Buchanan)表示,公众在疫情期间看到亿万富翁财富不断增加,希望亿万富翁未来做更多慈善。布坎南表示,许多亿万富翁乐于做慈善,应鼓励他们多做慈善。相较于对慈善动机的质疑和慈善行为的批评,这种公众压力更为健康也更富于建设性。

WFP是否有效解决全球饥饿问题?

WFP提供紧急粮食救援(food aid)并致力于实现零饥饿和根除营养不良。WFP主要为冲突或受灾地区提供食品和粮食援助,并通过技术支持和能力建设,帮助受援国和受益人群实现基本温饱和改善营养。


2013和2018年,多边组织绩效评估网络(MOPAN)先后两次对WFP进行了评估,重点关注机构有效性(战略、业务、关系和绩效)和以目标为导向的成果。2018 年的评估发现, WFP在多个领域较2013年取得了重大进展 ,但也存在待改进的地方。

MOPAN又是何方神圣?

2002 年启动的多边组织绩效评估网络 (MOPAN) 致力于监测多边发展机构的绩效。MOPAN主要由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OECD DAC)的捐助国组成,成员通过对多边组织的联合评估、交流监测评估知识等方式,了解多边组织的优势和不足,推动多边组织有效性的提升。

MOPAN现有19个成员国,包括: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德国、爱尔兰、意大利、日本、卢森堡、荷兰、挪威、韩国、瑞典、瑞士、阿联酋、英国和美国。2021年,卡塔尔和欧盟成为MOPAN观察员。

WFP具有四大优势

一是长期愿景清晰明确。WFP战略计划(2017-21)提出的零饥饿愿景在整个组织中广为人知,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零饥饿(SDG 2)和伙伴关系(SDG 17)两大目标存在紧密联系,且与WFP的人道主义和发展两大任务十分匹配。


二是快速响应能力获得肯定。面对越来越多的人道主义突发情况,WFP快速响应的灵活性和敏捷性受到合作伙伴的高度评价。 


三是注重在国家层面的成果。WFP与合作伙伴合作进行整体规划,注重国家层面的成果,并公开透明报告其资源使用情况以及取得的成果。


四是重视监督和评估。WFP拥有健全的监督和评估机构及职能,其独立评估、联合检查组等职能获得高度评价。

WFP应在五个领域继续努力

一是尚未完全实现伙伴关系。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伙伴关系 (SDG 17) 是WFP两个总体目标之一,目前尚未完全实现。与私营部门的伙伴关系也缺乏统一的方法和战略。


二是人力资源改革滞后。WFP的结构性人员规划没有跟上其他方面改革的步伐。系统评估国家层面的人员构成及其技能,并提供必要的指导和相关的人力资源支持对机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


三是管理结果框架仍需完善。WFP在将人道主义工作与更高层次的结果联系起来,以及规定加强能力的指标等方面已经做出努力,但在为工作人员提供指导、建立机制并提供资源以确保可靠的成果报告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改进。


四是知识管理系统未充分整合。尽管积累了大量有价值的知识,但WFP尚未开发出可供内部和外部使用的综合系统。WFP可以开发更全面的知识管理系统,此举也有助于加强WFP的声誉。


五是未能系统实施所有的跨领域优先事项。由于人力、资源以及人员理解能力有限,WFP尚未将性别平等等跨领域优先事项全面纳入业务。缺乏专门资源也阻碍了WFP 在气候变化和环境可持续性等新领域开展工作。

版权所有,引用请注明出处。

参考资料

https://www.devex.com/news/elon-musk-wfp-twitter-feud-raises-accountability-questions-101996?access_key=R0HFNH18kJt44LIW-O0SqJyVsjTkaIDU&utm_source=nl_newswire&utm_term=article&utm_content=cta&mkt_tok=Njg1LUtCTC03NjUAAAGAiZcCPCtui71RfkBKDCN_KB9eXcCncrKuL2MjdbfIhDQgbdpbghhBySgMuTQsWw9Z3jKSASHQues9gRizpejK1JVxh3HQTeICpOlLjkHth_9Tww

https://www.mopanonline.org/assessments/wfp2017-18/

往期回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